熊崽的窝

应熊熊,哺乳纲食肉目熊科笨狗熊种。此地乃存档储粮之窝。

[周江]《新住户企鹅卧谈会实录》

这个实在太赞了,这段很暖萌,下一段就笑喷了……

倾斜角:

木乃伊小周x透明人小江的故事。万圣节梗+@Heavy Rotation GN的图梗(原出处)。萌得不行,可惜我太忙了只能摸个小短篇,请笑纳~虽然还有一部分没写完




1


周泽楷搬到这个镇子的第一天感觉有点不安全。他是个木乃伊,是的,没错,木乃伊。但那不代表他会有风干的熏肉味。野狗、野狼和狼人经常不怀好意地路过他的门口,让他非常无奈。

他拿着不知是否国际通用的证件去街道里签道。管理员是个吸血鬼,让周泽楷非常放心——对吸血鬼而言他是最没吸引力的品种。果不其然,吸血鬼完全提不起兴趣,仅仅是优雅地给他盖章、优雅地邀请他签名、优雅地递给他镇上统一颁发的门牌,并优雅地讲解应该挂在哪里。

“把它挂在花园前的邮箱上吧,送报的小飞侠刘先生喜欢这个位置。”吸血鬼说,“周先生,签名写中文就好,别用象形文字。”

周泽楷惊讶地想,吸血鬼看不懂象形文字吗?明明也是外国品种。

管理员大约猜到了他的疑问。“我以前在罗马尼亚上班,”吸血鬼正正胸口写着「喻文州」字样的胸牌,“上下班时间太长,换了个就近的。”

周泽楷对他爱岗敬业的精神感到钦佩。他点点头,抱着好大一块门牌走出去。


“那之后我们就很熟了。”(完全看不见的)江波涛简明扼要地概括。

“你才说了三百五十个字。”杜明跳起来,“我来这里是调查户口情况的,你给我说清楚!”

“就是他搬来我家隔壁,认识了碰巧只有他能看见的我。”水壶晃晃悠悠地飘过,往杜明杯子里加满茶水,“这之后的发展很普通啊,没必要陈述。”

“你们领证了吗?”

“这镇上有证可领吗?”

“也是……那就是同居状态,”杜明唰唰在本子上写下,“根据法律条例,请简述一下同居理由。”

周泽楷想了想:“企鹅。”

“企鹅?”

“就是企鹅。”(还是看不见的)江波涛说,“我们每天晚上都会讲关于企鹅的睡前故事。”

“你们是为这个同居的?”

“有问题吗?”

“没,没!”杜明说,“顶多是有点稀奇。”




2


周泽楷住在猛毒区有点坏花园玩命街三十七号,左边是海盗船长张佳乐,门牌:玩命街四十四号,右边是透明帅哥江波涛,门牌:玩命街三十三号,右边的右边是一品狼人黄少天,门牌:玩命街二十二号。

什么?三十七旁边是三十六?谁告诉你天字二号房在天字一号房隔壁的?

左一右二都有点糟心,尤其是右二,说周泽楷有苏伊士特产熏肉味的就是他。幸好黄少天每天都去给吸血鬼打下手整理文件,很少在家。而张佳乐,一年十二个月里有十三个月漂在海上,周泽楷基本没见过他。如此一来,他唯一的朋友只能是江波涛了。

江波涛脾气很好,会做饭,会打扫,还会种花。偶尔周泽楷听见有人哼着胡彦斌的《透明人》,探头出去却没看见任何人。公共花圃里的月季开了一地,水珠透亮,显然刚浇过。

第四次这么做时,周泽楷的绷带被窗框钩住了。这绷带跟了他许多年,质量好得可以申请专利,多大力气也拽不下来。此刻不搬救兵不行,周泽楷刚要开口叫人,忽然看见黄少天以地对空导弹的速度弹出房门,甩着尾巴冲往街道办事中心。

糟心。木乃伊叹了口气,想象自己要在窗边站到邻居下班。

然而有人伸出了援手,把他勾住的部分小心解下。周泽楷抬起头,看见一双透明度50%的手从窗口伸进来,后头还有张隐约可见的脸,挂着友好微笑。

“新邻居,”图层只有人家一半厚的人泛着隐隐蓝光,“我是江波涛,你好你好。”

“你好,”周泽楷说,“你是……”

“透明人。真难得啊,你是第一个能看见我的人。”江波涛说,“现在知道你是个木乃伊了。前几次我路过你窗口,只能看到图坦卡门的脸。”

周泽楷回头看了眼自己的寝具。很不幸,他认床,所以石棺也是从老家带来的。估计是批量产品的关系,每个石棺外头都有法老王面孔。

“量产货。”周泽楷言简意赅地说。

江波涛露出个透明度50%的笑脸:“在宜家家居埃及分店买的吧。”


周泽楷和江波涛很快熟络起来。江波涛很聪明,总能在脑内点击展开全文解读周泽楷小说概要似的发言。他做的饭也很好吃,要不是木乃伊不用进食,周泽楷一定常去蹭。

但这些都是其次的。江波涛最大的优点,在于他的墙上摆着很多故事书。他有时会去给镇上的小孩子们讲故事,当然那未必有用因为故事总是真善美而小孩们总是由各路凶神组成。可无论如何,周泽楷非常喜欢这样的江波涛。他觉得他是个善解人意又知书达理的透明人。

江波涛得知周泽楷没有见过大海之后,体贴地给他讲了一个睡前故事。他们的窗户很近,近到墙壁几乎相贴,窗户只能向内打开的程度。到了夜晚,江波涛的声音隔着窗子飘进来,像盛夏里的一片树荫。

“阿德利企鹅住在南极某个鱼虾丰富的水域。有一天,它有个新伙伴帝企鹅搬来了。它们很快成了无话不谈的好朋友,共享一条捕鱼的冰沟,还经常相约去游泳。”

江波涛翻书的声音非常细小,不时哗啦作响,夹杂着放下茶杯的咔哒声。

“阿德利企鹅有很多朋友,颔带企鹅,巴布亚企鹅……每一个都和它聊得起来。但它最喜欢的还是沉默寡言却能跑能跳的帝企鹅。它有120cm,足足比阿德利高出50公分。帝企鹅从不欺负阿德利,还会把捕来的鱼放在阿德利的冰屋门口。南极的冬天无穷无尽,而帝企鹅是阿德利最可靠也最重要的朋友。它真适合当首领。”

“南极有时会有禽流感,但阿德利企鹅从不感冒,它只是有时跑不动。那个时候,帝企鹅就会来看它。它把它放在自己的脚上,哄小企鹅一样哄它,梳理它身上的毛。阿德利想抱抱帝企鹅,可它的手不够长。作为感谢,它决定亲亲它。”

“帝企鹅很惊讶。也许阿德利不知道,在它们帝企鹅一族,亲吻代表爱慕。所以它不好意思地跑掉了,留下一堆乌贼、磷虾和鱼。阿德利想喊它,帝企鹅只是拍着翅膀,发出有些不好意思的喊声。晚安,晚安,阿德利。它说着,一头扎进水里。”

到这里,故事告一段落。透过窗户,江波涛看见周泽楷已经裹着被子睡熟了。图坦卡门的脸挂在正上方,被绿色夜灯活脱脱照成个恐怖片道具,如果张佳乐在,多半会拔出刀大喊决斗吧你这个懦夫。可那完全不妨碍周泽楷睡得像个裹了绷带的大天使。

盖上被子躺好的江波涛望着天花板,突然就明白了阿德利的心情。

长得帅的企鹅和人,都好占便宜啊。



TBC


短篇来的,争取明天写完。这篇会直接在这个日记里更新完,后续不另开新页面了,请记得刷新看更新。

评论

热度(11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