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崽的窝

应熊熊,哺乳纲食肉目熊科笨狗熊种。此地乃存档储粮之窝。

[周黄]约会大作战 (2)

实在太萌,必须 @鼹鼠洞 。

爱喝咖啡的猫:

(1)


这世界上光明与黑暗并存,多种族混杂。阳光在混沌中破开了一片广袤富饶的土地,人类在这里建立了城邦,和其他阳光下的种族共同居住。

而阳光照耀的地方必有黑暗觊觎,大陆上战争从未间断,军事实力成为一个国家能否发展壮大的决定性因素。

轮回地靠江河湖海,地理位置好,人也很会做生意,但就因为举国上下都找不出一个能打的,赚来的钱都用来交了保护费,国力一直就是个中不溜的水准。

直到十年前的一天,黑暗种族对轮回国境边的小镇发动了突然袭击。外援没能及时赶到,轮回那战斗力可怜的军队抱着决死的心站在战线前。那时入侵的黑暗势力卷着铺天盖地的黑雾如惊涛拍岸般席卷而来,速度快得惊人。血肉之躯的人类紧紧握着手里的兵器,没有人迎上去,却也没有人后退,面对急速逼近的死亡他们排成一排,克制不住发出愤怒而哀伤的吼叫。

就在双方即将正面冲撞上的时候,天空中突然降下了数颗巨大的火球。火光划开黑暗,落在黑暗大军中轰然炸裂开来,瞬间就把整片黑暗烧得溃不成军。

轮回的军队疑惑地抬起头,只见高高的天空厚厚的云层中,一颗银色的脑袋探出来,有些不好意思又有些好奇地朝下张望。

地面上一大群人愣愣地伸长脖子抬头看,对方也垂着修长的颈友好地和他们对视,忽然又扬起头来,朝他们身后噗噗接着吐了两颗火球。

当时的场景是这样的,一边是浓烟滚滚的火海,黑暗大军在火海中发出凄厉的惨叫,被爆炸和火焰撕扯开又咆哮着重新聚合,挣扎着想要继续发动进攻;一边是站在空地上的人类军队,一个个仰着脑袋看着天空发呆。而后天空中一道银色的白光如同流星般急坠而下,将好不容易再次聚合的黑暗再一次击碎。地动山摇的冲撞过后,白色云雾散去,露出其中巨大修长的银色身影。

残留的魔兽们濒死反击,龙浑身上下缠绕着紫色的电光,甩动脖子喷出了白色的火光。

第一次经历这种场面的人类完全被眼前壮丽的战斗震呆了,满脑子都是:尼——玛——真好看啊!啊啊啊他动了他动了!他脖子摆起来真是优雅!啊啊啊翅膀张开了好美好美好美!

而与龙族拼死搏斗的可怜的魔兽们则满脑子都是:龙真特么可怕啊!人类真特么有病啊!妈妈我要回家!

顺带一提,这一幕后来被诗人们添油加醋地描述并广为流传,在光明界和黑暗界传诵着两个截然不同的版本。

而后人们终于回过神来:

“尼玛是龙啊!是龙啊!我们有龙啊!”

他们高举手中的武器,发出震天的欢呼声:

“我们有龙!我们有龙!我们再也不用交保护费了!我们可以去收保护费了!”

 

 

龙族是这片大陆上战斗力最彪悍的种族,基本上每一个繁荣昌盛的强国,都有龙族守护。

轮回的龙是十分罕见的云龙。云龙是一种十分安静的造物,他们不像其他龙一样居住在陆地上,而是驻留在高高的天空中,趴在云堆上随着风飘来飘去。

轮回的这头龙还很年轻,但也已经在轮回定居了十多年了,轮回的人只要抬头看过天空的,几乎都看见过他,只是没人知道而已。

——也就是说轮回白白多交了十多年保护费。

有了龙之后,轮回的军事实力一跃成为大陆上的强国。闻名荣耀大陆的大贤者冯宪君来轮回访问之后,人们和龙建立了良好的联系。十年来,他们稳固了边境,提升了国力,举办了闻名整个荣耀大陆的龙骑士选拔赛,还卖出了许多周边。

然后,在十年后的这一天,他们的龙,和一个不知哪里来的骑士私奔了。

轮回的人有点儿犯愁,他们不知道龙还会不会回来——虽然他们都觉得云龙那么温和,不至于就这么丢下他们走了,可是他们都不知道那个骑士究竟是哪个国家来的。万一人家要回家,龙会不会跟着去啊?

龙骑士选拔赛的主持人忧心忡忡地看着冯宪君。

冯宪君正沉默地,一把一把地往嘴里塞药。

 

 

冯宪君也很愁,他比轮回的主持人愁多了。因为他不仅知道黄少天是谁,还非常非常了解龙族——比人类了解得多多了。

大贤者这个身份,相当于这个大陆上所有光明阵营的联盟主席,负责协调所有签约加入阵营的种族,让他们和平相处,共同抵御黑暗势力的入侵。

真是个让人掉头发的职业。

所有加入的种族中,龙族特别特别不好搞——他们又能打,又聪明,还有点儿傲气。

就在一百多年前,人类和龙族的关系还完全不是现在这个样子。那时候龙族在人类的想象和描述中,还是种邪恶又可怕的生物。直到这一百年内,人类才开始逐渐接受龙族虽然可怕,但其实还是蛮和平善良的。

其实吧,龙族谈不上邪恶,也不能用善良一概而论,大部分龙族对人类的想法是——没有想法。

“他们又不能吃。”一头龙说,其他龙点头表示赞同。

至于共同抵御黑暗势力,那不过是因为龙族本身有领地意识,利益关系刚好一致罢了。

为了协调龙族和人类的关系,冯宪君费劲了心,不知掉了多少头发、吃了多少药。

“为什么不和人类友好相处呢?”

龙族表示:?

“维护一下你们的形象不好吗?整天被传说成邪恶可怕的生物也不舒服吧?”

龙族表示:无所谓啊。还挺酷的呀。

“你们不想利用人类的资源吗?虽然你们很强大,但是数量太少了总是不方便吧,人类虽然弱小寿命又短,但是数量基础决定了他们的资源是最丰富的。”

部分学术型龙族开始思考。

“而且一天到晚被人类骚扰也挺烦的吧?”

人类那会还天天喊着屠龙,龙族想了想,觉得是有点烦。

总而言之,在冯宪君的苦口婆心和部分或聪明或友善的龙族的努力下,龙族和人类的关系总算是开始一点点缓解了。

冯宪君在不断努力推进这种关系。其实在几十年前,龙族就已经开始和人类打交道,并且和他们并肩作战了。

第一头这样做的龙是叶修。那是一头即使在龙族中战斗力也足以傲视群雄的战神,他加入人类的军队后,光明界的战力达到了一个新的巅峰。

嗯,同时人类和龙族的关系降到了另一个冰点。

不知道为什么。

好吧也不能说不知道。

之后冯宪君开始到处游走,希望可以从那些加入了战局的龙族中找个合适的角色来,在人类社会中进一步推广龙光明善良的形象。这是个艰巨的任务,大部分战斗型的龙族外形都比较凶恶,性格也不大好,不适合人类进行正面向脑补。冯宪君倒是一度很中意蓝雨的影龙喻文州,真是龙族中难得的外形性格脾气都符合人类传统的审美,可惜的是,蓝雨有两头龙。

每次想到这里冯宪君就在心里诟病蓝雨的初代国师魏琛。大贤者很清楚蓝雨的历史,原本蓝雨是没有龙的,是魏琛为了蓝雨去龙巢偷偷摸了颗龙蛋回去养。

——摸就摸了干嘛要摸两个那么贪心啊!

说起这个,魏琛其实很无辜,他也不知道龙蛋居然还有双黄蛋的啊?当年用魔力孵蛋的时候真是累死他了。后来破壳发现是两个的时候他也郁闷得不行,龙这么难搞的生物,一个都不知道能不能养活,还来两个!他又不能把其中一个塞回壳里去。

总之冯宪君最后还是放弃了蓝雨。黄少天那性格实在是不符合大多数人的审美——至少不符合他的审美——冯宪君甚至觉得,要不是有叶修珠玉在前,黄少天一定会成为龙族新一代的脸T。

而且冯宪君觉得蓝雨的人也多多少少有点奇怪,举国上下透着股儿妖气。

在耗费了数十年周游列国后,冯宪君终于在轮回,遇到了周泽楷。

简直就是冯宪君理想中的梦幻之龙。又能打!又好看!还脾气特别好,对人类特别温和!冯宪君曾经一度都觉得这几项是不是互相矛盾,没想到在周泽楷身上居然真能达到完美的统一!

他立马就和轮回的人建立了良好的关系,也让龙和人类建立了良好的关系。一切都发展得非常好,这几年来龙族在人类心目中的形象节节攀升,然而就在这时候——

特么黄少天你怎么又出现了?!

要是让人类知道,那个骑士,其实是另一头龙的话——

人类会不会觉得受到了龙族的欺骗?

人类这种心灵幼小脆弱的生物……

冯宪君简直不敢想了。

 

 

在冯大贤者忧伤的时候,他心目中完美的龙,刚刚在轮回北部山区坠毁了。

 

 

就在落地的前一秒,黄少天也没想到,周泽楷他居然能坠毁。

可是事情就是这么发生了。

等黄少天发现不对的时候已经晚了,虽然他还是及时恢复了龙的形体,但也免不了被甩出去在地上滚了好几个跟头砸出一道壕沟的命运。

他好不容易稳住身体,晃了晃被摔得晕乎乎的脑袋,一抬头只见周泽楷居然现出了人形,一脸焦急又无害地站在被他自己砸出来的那个大坑里。

坑底似乎还有些黑乎乎的不知名物体。

黄少天还晕着,一时半会回不过神来,只觉得满脑子槽又不知道要说什么,就听见一阵鼎沸的人声朝着这边冲过来了。

黄少天看看周泽楷,又看看周围,再看看自己。虽然眼前还有很多星星在转,脑子也懵懵的,但他还是迅速意识到:

这要让人看见,肯定得以为是自己给砸出来的啊!一头龙落地居然落成这样这要传出去他下半辈子还要做龙吗?!

黄少天给撞晕了脑袋,一时变不了人形。眼见那群人越来越近,他心里一急缩小了身形,哧溜一下钻进了周泽楷的口袋里。

那群人终于跑到了。看穿着打扮是附近的村民,一个个全副武装举着武器,喊打喊杀地冲过来,一看现场一片狼藉,中间只有一个相貌俊秀的青年,不由愣了下。

周泽楷紧张地和他们对视了好一会,才终于红着脸憋出两个字:

“路过。”

 

 

那群人的确是山下的村民。听说周泽楷是路过的旅人,村民纷纷放下武器,松了口气的摸样,说没吓到你吧,又说你怎么一个人在这啊山里不安全,然后就热情地把他邀请到村子里去了。

现在周泽楷一个人坐在桌子边。房间里没有其他人,缩小了的黄少天终于敢从他口袋里钻出来,开始嚷嚷:

“你怎么回事啊到底为什么会直接撞下去啊?天哪你不是不会落地吧?你告诉我云龙一辈子都飘在天空中其实是因为不会着地吗?!”

周泽楷心虚地听着。现在只有两指宽、不足半米长的小龙一边气急败坏地嚷嚷,一边在他身旁蹿来蹿去。冰龙生起气来,浑身都开始嗤嗤地冒寒气。

周泽楷把小龙从自己脑袋上摘下来,安抚地轻轻捏开他的翅膀,捂着靠在茶杯上。

“不是吧你这什么表情!你真的不会着地啊?”

“……练过。”

冰龙乖乖让他捏了下,又不安份地沿着他的手臂蹿上他的肩膀。周泽楷再次把他捧下来,把他缠在杯子上。

冰龙还在继续嚷嚷:“你练过什么啊?我看你一落地就恢复成人形还蛮熟练的啊?你不会落地你说啊,到底为什么要突然降下来……我说,周泽楷,你是在用我冰饮料吗?”

周泽楷迅速松开了手,友好地眨了眨眼睛。冰龙抖了抖翅膀,愤愤地扭过头去梳理自己。

“这位客人——”

门突然被打开,周泽楷眼疾手快,抓住桌上的小龙塞进自己的袖子里。

招待他的村长热情地对他嘘寒问暖了一阵,同时跟他解释了一下今天的状况。

今天村民们不是因为有东西砸在山里了才冲进去看,而是他们本来就在山里打仗——和山里的魔兽。

那片山林被魔兽占据已经有好些年了。据村民说那山里一共有三个头目,他们被压迫了很久,终于决心要反抗。今天他们一路冲进去,沿途只看到小怪,然后就看到了路过的周泽楷。

村长介绍完,又仔细问周泽楷有没有看到头目一号,得到否定的答复后,村长想了想,说我们今天挑起了战争,这事一定结不了。村里人已经准备好要攻进山里去,你是无辜的路人,休息好了,不如早点回避吧。

村长出去后,冰龙的小脑袋从周泽楷的衣领里钻出来。

“他刚刚说那个Boss一号,就是被你掉下来砸死的那坨玩意吗?”黄少天问。

周泽楷眨了眨眼睛。

 

 

tbc...

评论(1)

热度(5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