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崽的窝

应熊熊,哺乳纲食肉目熊科笨狗熊种。此地乃存档储粮之窝。

【周黄】没有身份证也要谈恋爱! 01

笑扑了,这个仙妖人三界和谐共处管理保障与发展规划局……轮回的画风还能再逗比点吗?【捶地捶地……

江副队高能,小周居然要讲课……完全无法想象啊。【继续捶地……

必须 @鼹鼠洞 


FFFFFFFFFFFFFFFFFFFF:

和我媳妇 @不在君机智的汪了一声 一起开的新脑洞。

主周黄,副CP大概是林方,目测还会刷一下孙肖和喻王,其余待定。不吃的注意避雷。

目测会比之前写过的都更长一点儿……



——————

这里是轮回家政服务中心,坐落在靠近外环一片既算不上热闹也称不上冷清的普通居民区附近,占地面积只比公用厕所稍微大点儿,看起来有点破旧。

走进去是看起来有些没精打采的接待员,听完客人来意以后和会像背口诀一样的告诉对方所有家政阿姨外派中,如有需要可以进行登记,等有了多余的人手一定立刻联系。

然后就没有下文了。

偶尔也会有想要找工作的阿姨前来应聘,通常会被告知现下人手充足,可以先进行登记,等有需要一定立刻联系。

然后就也没有下文了。

时间长了附近的小区居民也就放弃这毫无办事效率的破家政公司了,顺便在茶余饭后吐槽一下亏他们能开那么久还不倒闭。

轮回家政服务中心确实开了很久,特别久。从附近第一片小区落成第一批住户入住以前,似乎就已经杵那儿了。年纪大的人回忆一下,说那时候他们好像还不是做家政的,叫轮回职业介绍所。那时候这儿可是荒郊野外的,哪个脑残会跑这儿来找工作啊?估计是没生意,又看附近开始建造小区了,就改经营家政服务了。

虽然附近的小区居民经常碰钉子,但人似乎生意经营的还不错,每天都有各种奇奇怪怪的人进进出出,久而久之,成为了附近一个小小的传说。

“宝贝乖,玩耍的时候不要靠近那个家政服务中心知道不,里面都是流氓。”家长们都这样教育自家孩子。

 

此时的轮回家政服务中心内某个房间里,两个被小区居民贴上流氓标签的小青年正蹲在地上,看着面前躺在地板上打着哈欠的狐狸,小声商量着对策。

说是家政服务中心内,其实也不太准确。

那巴掌大的地方进去以后就是个前台,剩下左边一扇门通向厕所,右边一扇门通向唯一的办公室。但此时这两人一狐并不在办公室里。

打开左边的门通向厕所,打开厕所的第一个隔间……嗯,是一个马桶。在盖上敲两下,退出去,再开门,眼前出现的,就变成了一条完全与外部空间无法匹配的,宽阔的走道。

这两人一狐,现在就呆在这走道两边依次排开的各个科室房间中的一间。

房间门口挂的牌子看上去挺正经的,透着一股和蔼:接待室。

流氓青年甲用手肘捅了捅流氓青年乙,语带质疑:“孙翔啊,你是不是搞错了?我们都在这儿和它说了老半天了,一点反应也没有。我觉得这看起来就是一只普通的狐狸。”

“不可能!”被称作孙翔的流氓青年乙异常坚定,“丫肯定在装!”

他说完一脸严肃的对着狐狸说道:“我们已经识破了你的真实身份!消极对抗是没有意义的你知不知道!再不老实出示你的身份证明也不配合我们的执法行动,后果自负!”

狐狸头也不抬,眼看着就快睡着了。

“……孙翔,你真确定?”

“确定,肯定,以及一定!绝对没错,杜明我和你说,我用小事情给我的眼镜看了,观测结果就是存在妖气。你难道还质疑他?”

“……是不是你操作有什么问题?”

“那我过去让它出示有效身份证件,它逃个屁!”

“你这样对一只野生动物扑过去,正常不逃才怪吧?你把眼镜拿出来,我再看看。”

孙翔一扭头:“看不了,追它的时候搞坏了。”

“我真心疼肖时钦,”杜明说,“现在怎么办?”

孙翔撩袖子:“我就不信我揍它一顿还装傻!”

“别别别!”杜明赶紧拉住他,“暴力执法这样不好,万一被投诉上去了我们都吃不了兜着走,你被处罚也就算了,队长都要给你背黑锅。”

“那怎么办!”孙翔气,“现在这些乱七八糟的规章制度怎么那么麻烦?那些大领导就知道整天拍脑瓜说什么提倡人妖和谐共处,妖类权益保护,他们轻松,完全是在给我们的工作制造不必要的困难!”

杜明摊手:“过两年你就习惯了。你别急,我去叫江副过来处理。”

“……啧。”孙翔看起来明显心情恶劣。

 

他又独自在蹲在地上威胁了那狐狸半天,背后房门打开又进来了个人。

“情况怎么样?”来人笑眯眯的,语气温和,“还是不理人啊?”

孙翔站起来,耸耸肩:“我是管不了了。江副,交给你了。”

来人在狐狸面前蹲下:“嗨?”

狐狸依旧不理。

“你好,我姓江,江波涛。”这人也不生气,依旧好脾气的做着自我介绍,“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吗?”

没回应。

江波涛站起来,依旧看不出有什么脾气:“大概真的是只普通狐狸吧?”

“连你也怀疑我!”孙翔怒指,“难道就这么把它给放了吗!”

狐狸抬头。

江波涛摊手:“这里都是居民区,直接放不好吧。打电话给林业局就说捡到只狐狸,让他们处理吧。”

孙翔不动,看起来明显不服气。

“嗯……就这么送掉是有点儿可惜啊?”江波涛说完,想了想,又问道,“哎你说,狐狸是不是保护动物啊?”

孙翔愣:“我怎么知道?等等,你想干嘛?”

江波涛把视线重新转回狐狸身上:“你有没有吃过狐狸肉?”

那狐狸瞬间全身的毛都炸了。

孙翔指着它大喊:“靠!让你装!装不下去了吧!”

狐狸蹦起来,表现的比他更气愤:“我靠靠靠靠靠靠靠!你们有完没完啊!就不能把我当成一只普通的狐狸哪儿抓来的哪儿放了吗!欺负我一只小狐狸有意思吗?我憋了那么久不说话有多不容易你们懂不懂懂不懂懂不懂!你们这些人类能不能有点儿最起码的良知!对待野生动物就不能更尊重点儿!快把我放了放了放了放了!”

江波涛又笑眯眯蹲下去:“既然肯说话了,那就好办多了。能不能请你出示一下你的身份证件?”

从人类的角度而言,很难分辨狐狸的表情,但明显这小家伙此时的语气充满不屑:“什么身份证明,我一只狐狸,哪里来的身份证明?问狐狸要身份证明,你们脑壳是不是坏了?”

江波涛继续耐心的和他解释:“普通的狐狸当然没有,但你不是一只普通的狐狸啊。根据我国新出台的妖类管理条例,成精的动物必须在规定时间内向有关部门进行身份登记,通过一系列的课程学习,了解人类社会,学会如何融入人类社会,然后获取唯一的身份识别证明。有了身份证,你从此以后就是一只合法的妖了。”

狐狸愣愣的看着他们:“我勒个去居然还有这种事?”

江波涛点头:“那当然啦,现在可是法治社会。”

“……你们到底是谁啊?”

“咦?”江波涛回头看了看孙翔,“你没和它说过吗?”

“没有吗?我没有说过吗?”孙翔反问。

“……”江波涛重新把视线转向小狐狸:“我们是仙妖人三界和谐共处管理保障与发展规划局。如果嫌麻烦,你也可以直接称呼我们为,轮回。”

“卧槽?”狐狸显然很惊讶,“那你们把我弄回来是想干嘛?”

“当然是为了你好啊,”江波涛说,“你不想拥有合法的身份,当一只堂堂正正的妖吗?”

“就是说,你们可以给我进行登记,然后发我一张身份证?”

江波涛点头:“录入系统以后,你就划入了我们的管辖范围内。从此以后只要你遵纪守法当一只好妖,我们可以为你融入人类社会掩藏真实身份提供许多便利。”

“卧槽卧槽卧槽?时代进步真是可怕!那我现在应该怎么做?”

江波涛满意的点点头,回头嘱咐孙翔:“去拿一份课程表。”

 

狐狸趴在那张纸上,看起来快崩溃了。

“‘人类社会构成基础第一讲’?‘妖类日常行为准则’?‘一只合法妖怪需要知道的七十二个注意事项’?‘国家妖类管理条例细则’?‘与人类相处准则四要四不要’?‘先进妖类学习大会’?这特么都什么玩意儿???”

“要毫无破绽的融入人类社会并没有你想的那么容易呀,”江波涛说,“这是我们综合考量以后得出的最精简的课程了,对你以后的生活会有很大帮助的。”

“如果我不参加呢?是不是就不给我身份证了?”

“学习课程,通过考试,我们才能保证你不会出纰漏,你也能更好的融入社会,这是一件双赢的事情嘛。”江波涛循循善诱。

“居然还有考试?滚蛋吧!我活了那么多年从来没出过纰漏一直好好的,凭什么去上这些破课!”

“哈哈哈哈哈!”孙翔大笑,“没出纰漏你怎么会在这儿?”

小狐狸恼羞成怒:“不去!坚决不去,说不去就不去!你们能拿我怎么样!我不要身份证了,快放我走!我要当一只自由的狐狸!”

“这可不行,”江波涛说,“所有没有进行过身份登记又不愿意配合的妖类,都是不合法黑户。对于这样的存在,我们……”

狐狸紧张,再次炸毛:“你们要对我怎么样?要干掉我吗?”

“怎么会,”江波涛笑笑,“还是以教育和劝说为主的。”

“……然后如果还是不合作呢?”

“那我们也很无奈呀,”江波涛耸耸肩,“毕竟我们的执法权也有限,只能把你移交给霸图那边处理了。”

“霸图?”小狐狸对这个词有点儿不理解,“霸图是干嘛的?”

江波涛对他笑:“你猜?”

“……”小狐狸看起来不太想猜。

两人正说着,门外有人敲门。

孙翔跑去开门,进来个高挑白净的年轻人。

“队长,来找江副?”孙翔问。

来人点点头。

江波涛站起身:“小周你回来啦?我马上就好,你稍微等我一会。”

“好。”被称作小周的年轻人点点头,低头扫了眼地上的小狐狸,然后转身退出了房间。

江波涛再次蹲下身子:“你考虑好了吗?”

小狐狸抬起头:“刚才那个,是你们队长啊?”

江波涛点点头:“怎么了?”

“他会来给我上课么?”小狐狸问。

“会啊,”江波涛指了指课程表,“喏,你看这门‘国家妖类管理条例细则’旁边写的讲师周泽楷,就是他了。”

小狐狸低头看了看课程表,若有所思了一会,再次抬起头来,语气坚定的说道:“好!什么时候开始上课!”


TBC

评论(1)

热度(46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