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崽的窝

应熊熊,哺乳纲食肉目熊科笨狗熊种。此地乃存档储粮之窝。

《愿赌服输》衍生 基因

首先,恭喜 @小乐清水子  大大 《愿赌服输》完结!撒花~

然后,我不想写repo…… 所以……
本番外对应章节原文链接  http://tlddwq.lofter.com/post/2c28bb_6ce343e
感谢乐子大大的授权。 


《愿赌服输》衍生 基因

时间设定:本文开始的时间,大约是原文最后一段的同时,或者更晚几个小时的样子……


气喘吁吁地把最后一只整理箱搬进房间,江波涛确认自己这阵子的锻炼确实有所松懈,回头要找健身教练重新制定一个训练计划。
“放这里就好了。” 江夫人端了两个保鲜盒从厨房走出来,看着儿子潮红的脸颊,“你先去冲个澡,我去下面条。”

依着江波涛原来的计划,是打算把东西搬完,就走人。不过没想到会搞得这么晚,连晚饭都没顾得上吃。好在自己在父母家也有换洗的衣物,也就从善如流地到浴室先洗掉今天在老屋沐浴的一身尘土。

番茄浓汤面条,用当年阿爸特意找人定制的特大海碗盛着,盖上肥嫩的红烩牛肉,江波涛拿起筷子,“阿姆,阿爸啥时候回来啊?”
“伊啊,要后天来。伊拉一帮老赌鬼,讲是老年网球友谊赛,啥人不晓得,肯定晚上去赌场。”
听母亲数落着不在家的阿爸,江波涛明智地选择了闷头吃面。

把刚摆好的红木花架、茶几擦干净,江家夫人坐到餐桌边上,看着自家儿子闷头吃面的模样,越看越欢喜,“哪能只吃面,勿吃菜?”
“我有吃啊。”江波涛马上从保鲜盒里夹起朵西兰花。江夫人笑得更是喜悦。“多吃点。”

一大碗面条下肚,江波涛感觉好饱,洗漱洗碗完毕,水果已经摆在了桌上,是切好片的苹果和胡柚,同样年代久远的不锈钢水果叉搁在边上。母亲已经戴好老花镜,坐在沙发上看今天和家具一起拿回来的老相册了。

回忆一下,晚上似乎没有什么约会,江波涛端起果盘,走过去坐到阿姆身边,“一起吃。”
“好!”接过儿子递过来的叉子,江夫人优雅地往嘴里塞了片苹果。

“你今天回去,老屋怎么样了?”
“挺乱的,要大修嘛。家具都要搬走,到处都堆的东西。武帅在指挥搬家。”
“武帅,是谁?”
“大姨妈家的儿子啊,我们小时候管他叫小衰哥的那个。”
“哦,他啊。”江夫人忍俊不禁,“现在还帅不帅啊?”
想到小时候的顽皮事儿,江波涛也是难掩笑意,“还蛮帅的。就是已经有啤酒肚了。”
母子相视而笑。

视觉的刺激,总让人轻易地怀念起过往的点点滴滴。更何况是在母亲的眼里。“这个喷水池你还记得吗?你站在上面唱山歌,唱着唱着脚一滑,就掉进去了……”整一个熊孩子悲催史的回顾……
江波涛尴尬地憋着笑,脸颊都僵得有点酸,眼看一本要翻完,赶紧塞上一本看起来年代更加久远的。不负所望,这本相册是外婆一辈的照片,母亲都还只是梳着朝天辫子的小萝莉。“阿姆这时候好可爱啊。”
“混小子,哪有这么形容阿姆的。”母亲的语气里是满满的溺爱。

贺家的基因甚好,母亲的哥哥和姐妹,甚至堂、表的兄弟姐妹都是一表人才,而留在这本相册里的小正太小萝莉们自然也都特别美丽可爱。“这个是小衰哥的大伯,那时候武家伯伯和你外公交情特别好,所以武家的几个孩子经常跟着他们阿爸到我们家来玩。
“这个是你阿太,阿婆,大姨婆,和小姨婆,美人吧。”江波涛拼命点头。
“这个是你小舅公。”照片是位西装革履的年轻人,五官深刻,容貌俊美,“可惜走得早,我也没见过……”

翻着翻着,江波涛忽然发现一张照片,“诶,阿姆,这张。”
“嗯?”江夫人把相册移到儿子指的那张照片,是一位美丽的女士抱着个眉清目秀的男孩儿。
“这个是小姨婆吧。”
“对。”
“这个小孩是谁啊?”
“哦,这个啊,这是阿楷的爸爸啊。”
“啊?周泽楷的爸爸?”
“对啊。姚家三房就这么一个omega儿子,宝贝得不得了。结果还是让周家的闷葫芦少爷给骗回家了。”江夫人笑眯了眼。“你看看,这眉眼,可不是和阿楷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一道闪电在江波涛的脑海里划过。他心急慌忙地从口袋里掏出手机,不顾母亲的疑问,匆匆忙忙地翻到楚云秀的私人相册。

尽管江波涛的履历上清清楚楚地写着,他是T大法律系毕业的,但大家从没在他身上贴过司法的标签。不知道其实他在正经出道当判官前,非但通过过执业律师考试,还在烟雨律行做过两年低级合伙人。所以他的私人圈子里,依然保留着有不少律师和法官的共享空间。

一直翻到四个月前,他终于找到了让自己感到熟悉的那张照片。照片上楚云秀一脸宠爱地抱着个眉清目秀的男孩,这个姿势,这个角度,和贺家老相册上小姨婆抱着姚家少爷的照片出奇得相似。第一次看到的时候,他还当那个漂亮男孩是哪个奶粉或者冰淇淋的广告童星,所以觉得脸熟。现在一对比,分明是自己记忆里周泽楷小时候的模样……

“啊哟,这个小孩是谁家的啊?这么好看……”江夫人拿着相册凑过来,对比了半天,“和小梓很像啊……阿楷有儿子了?”

周泽楷的电话始终无人接听,江波涛没办法,只能通过留言告知对方,楚云秀四个月前和一个和他很像的男孩合影;通过了解,那可能是楚云秀在M国的时候拍的……
把老照片和楚云秀的照片都发出去后,江波涛用手机软件做了个拼接对比。仔细看,那个疑似叶神儿子的男孩要比姚家少爷的轮廓更柔和些,大大的眼睛,有点翘的小鼻子,鼻子好像不太像。是不是像叶神?江波涛不太能确定,脑子里叶修的印象全是他嘲讽的模样,还有临盆前闪着光的眼睛。
江波涛总觉得冥冥中,他和这个孩子有关联。毕竟,他还在火场里为叶修做过蛋花羹,看到过新生儿睁眼的那一刻……看着好友一年又一年地在报纸上发着祝贺生日的举动,他是真的希望周泽楷能早日找到叶修父子他们。

周泽楷的消息,是半夜里回过来的。三个字和一张照片,照片上叶修抱着那个像极了周泽楷的男孩。
"找到了"

尽管照片上的两个人都只静静地看着镜头,但江波涛总觉得可以在嘴角和眼角看到浅浅的笑意。他把周泽楷的个人头像扣下来,贴到照片的边上……坚定的眼神如出一辙。这怎么不是一家人的模样?“基因啊……”

—— END ——



【胡扯】

从《愿赌服输》开篇就跟了,一直到现在,终于看到它完结了。其实完结都一个多星期了,但心情依然无法平复。
但是,不想写repo。
因为,觉得,这些人物就这样的存在了,有他们自己的思想、价值观、命运。知人知面尚不知心,何况这样二次元的角色。There are a thousand Hamlets in a thousand people's eyes. 我所以为的,并不一定是作者所设计的,也不一定是其他读者期望的。又何必拿出来数了又数,分析了又分析。
有位前辈说的好,垃圾文,可以喷个天女散花来;好文,就只需要推到你面前说:好文,读。而无疑《愿赌服输》就是这样一篇值得推到面前推荐的作品。

但即便如此,我还是心潮起伏,不写点什么觉得对不起自己追了那么久的文,更觉得对不起作者辛劳地成果。

从第六章,或者第十章(不要问我为什么6=10)开始,我就开始写一些小段子,严格意义上来说,这都不能算是番外,最多算衍生吧。自己看看,也知道水平有限(中考语文才C)。但还是忍不住贴了出来,还厚颜无耻地求作者给了授权,搞得好像很像真的似的……其实这只是无法写repo,却又不能沉默的脑洞吧。在我的感觉里,这些角色,也许,他们会这样那样做的。所以,与其说,这些是衍生,倒不如说是我自己对小说中这些角色和情节的理解。

就这个《基因》的段子,我原本想最后的照片上是小周和小小周,父子的五官那么相似,更能凸显出题目的意思。但总觉得小周刚找到叶神父子,应该会重新变得小心翼翼,不会马上主动要求和儿子一起拍照,虽然如果叶修主动提出来,也是万般乐意的。但叶修,这个时候,大概也不会马上想到这个事情吧。他总是把一切的酸甜苦辣都过得尽量风轻云淡……
想到这里,也是心酸。

呃,经历过一些事情,山穷水尽的时候,各种无能为力。一旦某条线有了转机,几乎各个方面都发现了新办法……所以,想,叶神被小周找到的时候,大约江波涛也有机会找到吧。

所以,大约,就是这样……

谢谢 @小乐清水子 大大给我们带来了这么曲折却又美丽的故事,谢谢!



--------------------------------------------
以前写的《愿赌服输》衍生链接


《愿赌服输》衍生 习惯
http://bearben.lofter.com/post/32644c_16879bc
《愿赌服输》衍生 走开
http://bearben.lofter.com/post/32644c_18dc979
《愿赌服输》衍生 至尊宝
http://bearben.lofter.com/post/32644c_26f121a
《愿赌服输》衍生 心脏人士的游戏
http://bearben.lofter.com/post/32644c_3cdb0ba
《愿赌服输》衍生 流言 (这篇设定与原文情节有冲突)
http://bearben.lofter.com/post/32644c_53ac87a

评论(6)

热度(18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