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崽的窝

应熊熊,哺乳纲食肉目熊科笨狗熊种。此地乃存档储粮之窝。

《三十而立》同人本 repo

黄维梁有一篇散文,叫《突然,一朵莲花》。《三十而立》同人本的封面,就给我这么一个印象,无论是在具象,还是抽象意义上的……简单的设计,厚实的材质,考究的压印工艺,精心挑选的王羲之的书法……以及,封面上真的有一朵莲花,作为唯一的装饰。


见过前一版的封面设计,那是一群龟毛理工宅以高冷为目标,却又努力尝试接地气设计大讨论的结果,充满了诸如“托勒密投影”之类的专业名词科普解说,只为了让封面勒口里藏着的烫银水瓶座,在翻折到封底时候,能够贴上同样烫银的巨蟹座……没办法,这两个星座之间的距离差不多是黄道的直径。
然后,我们看到了一本越翻越惨不忍睹的样书。

烫银做不了那么细小的点线,而那厚实的彩纹纸特别特别容易脏……即便现在印成全黑,还是很容易印上指印。


能看见封面最下方三条不一样的反光吗?我就是拿住翻开拍几张照片而已……


《三十而立》的作者 @豌豆皮 ,是一枚写得一手好字的天文工作者。所以当决定放弃原有复杂封面设计,改为简单耐脏设计的时候,她找了真·老王的字。其实我们也看到了小王,还有子昂的字,都是很漂亮的字,但可能是因为“三十而立”这几个字的笔画都太少了,所以看来看去,这几个字凑一起,就老王的那幅最舒服。

生活,也就是图个舒服。特别喜欢番外里面,喻文州和王杰希刚开始彼此吸引的那段描述,如此的合拍。就好像在大夏天里,突然看到了一朵莲花。(此句源自开头提到的那篇《突然,一朵莲花》)其实我在第一次看到喻总公寓里摆了一支莲花的时候,脑海里就升起一个笑意盈盈穿着干挺白衬衣的青年,站在满天的阳光里……后来读了番外才知道,喻队和王队买的是相同品牌的衬衣,于是那个场景就必须再加上一个定语:一样大小的眼睛。
嗯,扯出一句,王队有扫帚,所以必须给他斯莱特林的围巾。


其实我想说,为什么番外的名字不能也用老王的字呢?




现在只有G文有单独的名字,而且G文也没有单独拉一张衬页,让那么漂亮的“观鲸”二字,只偷偷出现在每一页的边上……


在本子还没发出前,我已经听说某人被自家老妈拿着洒金邀请函就写字的美观问题批评了半个小时。所以我宁可冒着单位要搬家的风险,也不敢填写家庭住址。 


信封确实相当大,和A4纸比一下。兔子大大很强大地用两个自封袋对装才把特典的信封给装上……其实我觉得弄一个厚实的西式打印信封,里藏书法信笺一页,也挺有范儿的。


信纸是略有些绿的浅灰,洒金,有暗行。


行文雅致,文字隽逸,印章虽不奇葩,却别透着几分诡异,想来喻总看到上款,心情一定不错。
嗯,我这份是正常版的扫径,不是情人版的扫榻。其实我也想知道为神马就不能给个邀酒、邀食(花儿宴)、邀棋(纳什棋)、邀游(观鲸)的生活情趣笺,非要杀气腾腾邀猎于六棵松前呢?战书这种,难道不该用绿墨水写在蓝皮封面的笔记本上吗?(我也就是胡思乱想而已)


最后必须吐槽一下:不是说用压印工艺的话,只有1张书签,用普通工艺的话,可以给2张书签吗?这个费马螺线书签哪里用了压印工艺了呀?

至于培根+煎鸡蛋的问题……我认真尝试了,觉得就算用模子,要让两个鸡蛋的蛋黄都如同℉大大画的那般整齐……反正我没做到,而且觉得在有生之年估计都做不到。喻总V5。


P.S. 我不知道为啥上传图片都变成横的了……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