熊崽的窝

应熊熊,哺乳纲食肉目熊科笨狗熊种。此地乃存档储粮之窝。

[小资文]甜品美人

[写在最前面的胡扯] 翻了翻记录,发现我已经有十年多没写小资文了……然后打字打着打着就发现手在抖,这么没脸没皮的话打出来好狗血的赶脚。默


[小资文]甜品美人

拿美人比甜品,容易产生暧昧的联想。但若把甜品比美人…
这个其实不能怪我。当被问及对某棒子连锁烘焙房轻乳酪蛋糕的品后感时,狗熊我琢磨了半天才找到一个关联得上的类比:材料做工配比都是上了心的,结合在一起也必定是好吃的,就是吃完了没啥感觉…仿佛韩国的美女,五官妆容服饰都精致讲究,合起来也确实称得上美女,就是一转头就忘记长啥样了…
熊猫批示:免鉴定,高端黑。
自打领悟到了这个类比,狗熊我的思路一下子被拓宽了。比如说东瀛的西式糕点。因为大和民族一贯的揪死理,讲细节,日本的西式糕点水平在国际上也是名列前茅的。但经日本糕点师傅改良过的西式糕点往往会在不经意间让人产生出一种在吃和果子的体验:细腻精美,口味平淡,一派大和抚子风范。也有味道怪异的,但往往是推崇者情有独钟,嫌弃者避之不及,也算是武士道极致精神的另一种体现吧。
反观欧美的甜品,呈现两种趋势。一种是传统的甜,死甜死甜,打翻了蜜罐子的甜。呈现出了年轻美少女纯真性感于一身的简单美好。而另一种就比较复杂了。以EPICERIE BOULUD的甜甜圈为例。


EPICERIE BOULUD是一家坐落于纽约曼哈顿林肯中心街对面的米其林一星的法式烘焙店。狗熊在大苹果看球的时候,特别靠谱的@兔子汤大厨专程陪我去尝鲜。选了一盒子蛋糕和起酥面包,价格有点小小肉痛。找地方坐下,狗熊第一个就拿起了这只卖相极佳价格最贵的紫色甜甜圈,挑出一粒小甜甜圈塞进嘴里…kao!这也太甜了!比我吃过的最甜的蛋糕还要甜…这它喵的是神马米其林一星啊?!可是大厨还坐在我身边呢,总不好说:你给推荐的这是黑店吧。于是换了块苹果千层派,味道居然出奇的好。反差之大,让人生出是不是今天店里大厨下错料了的困惑。重新把注意力集中到缺了一角的甜甜圈,神使鬼差地,我捏起粒蓝莓…酸,超级酸,这个看上去和街边小贩出售的新鲜蓝莓一模一样的蓝色果粒居然是腌制过的酸……舔舔奶油,不出所料,淡的,没有一点味道。一组镜头在我脑海里闪回:美国厨艺真人秀节目Top Chief Just Dessert的评委,每次品尝参赛作品,都要拿勺子东切西挖,把盘子里的每一种成分都舀上点,再把甜品勺送进嘴。评价的时候还总是强调口味的平衡之类的,感情这款甜甜圈也属于得自个儿调的产品。那就试试吧…虽说我对这每个单件都不怎么好吃的甜甜圈合起来会不会好吃并无信心,但价格这么贵,扔了多可惜啊…有了酸果粒,淡奶油的中和,起码不会那么甜了吧…当我下定决心,鼓足勇气,对着甜甜圈一口纵向咬下!动画片里流着面条泪的卡通小人在我脑海里跳出来,头上还闪着“美味”的文字泡。真不亏是米其林一星的烘焙店,虽说还是甜,但这甜已经被调和得很淡,蓝莓的酸只微微有个由头,让人察觉地到,试图追究又无迹可寻。在嘴里慢慢咀嚼,感受最深刻的,居然是起酥面包的麦香;嚼碎咽下,留在口腔里的,是浓浓的奶味,醇而不腻,诱惑着我迫不及待地要再咬一大口!


当我迫不及待又万般依恋地吞咽掉这个甜甜圈以后,忽然就对每层每件可以分食还很美味的甜品失去了爱。虽然还是挺喜欢,但经受过太刺激的甜蜜,总觉得这些甜品太平淡,缺乏特色。有些被西方人推崇的美丽人士,可能并不好看。或许颧骨过高,下颚太方,又或嘴大唇厚,浓眉抠目,有屁股大得和圆台面似的,有胖得赛河马瘦得比竹竿的……但他们却并不以自己的缺点而低沉,总是那么有自信地展示着自己别处的魅力,反而给人以更加炫目的印象更加深刻的美。而相对的,一直崇尚中庸平和之道的东方文化,应该不太能够接受这样的特立独行。


也不是没尝试过自己来做口味特别走极端的蛋糕,但一想到万一最后合起来口味拉不住,这么多难吃的蛋糕让我一个人吃,简直是摧残……不过总算我做的咸酸苦味冻芝士杯还是以与大众认知不一致的口味而得到了少量同好的赞许,不过我觉得关键还是我用的原材料好的关系。想想也是,就算嘴再大,茱莉亚·罗伯兹姐姐那是美人,凤姐,那就是恐怖片了。

评论

热度(2)